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品牌营销

另外两个人确实都出乎他的意料了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1-12-27阅读数: 人阅读

  ,不过其他消息你们也是应该知道的,夏远失踪前,给小徐哥打了个电话。”

  聂露道:“据说这个电话是谈了五分钟的天气。”

  洛闻道:“你会相信吗?”

  聂露道:“我当然不信。”

  洛闻道:“这从逻辑角度上,确实很难让人相信。不过夏远做事,给人感觉总是没有逻辑的。要知道他到底在这五分钟里跟小徐哥谈了什么,那只有去问小徐哥了。不过小徐哥会不会说真话,就不知道了。你也知道,小徐哥的外号叫花花公子,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一定会有办法让他说真话的。”

  聂露嗔笑道:“如果这么容易让小徐哥说真话,宁波基金总裁的位子大概谁都可以坐了。花花公子之所以是花花公子,因为他在女人面前总是说假话。”

  聂露眼珠一转,突又笑道:“不过,能让花花公子说真话的,还是女人。”

  洛闻微笑地点点头。聂露站了起来,拿过信封,准备离开。

  洛闻道:“等一下。”

  聂露回过头,道:“怎么,还有其他事吗?洛大老板。”

  洛闻指着信封,笑着道:“夏远让我转交这封信时,我问过他,转交费收多少合适,他说随便我。我想我们毕竟曾经是夫妻,收个十万也就算了。如果红岭集团觉得贵,那就把信留下好了。”

  聂露怒“哼”一声,气冲冲地拉开钱包,边骂道:“夏远这小畜生,不懂寄快递啊!让这种人转交,真是缺德!”

  ???

  第七章

  不可能的人

  通常说来,开酒店的人总是比别人多见过一些人,多听过一些故事,多知道一些消息。顾余笑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自己的小环境中,但他毕竟是纳兰大酒店的老板,每天接触的信息量总是比别人大很多的。

  一些小公司的老板,为了公司的发展,每天奔波劳碌,事必躬亲。但像纳兰大酒店这样的成熟公司,自然有内在的一整套完整的运营模式,自然也不需要老板每天来亲自打理了。所以顾余笑虽然也经常去酒店,不过他很多时间还是选择了呆在家里。如果要找顾余笑,大部分时候都能在他的别墅里找到。

  小徐哥开着车,从上海赶到了杭州。他将他的红色法拉利开进了顾余笑的别墅,他看见别墅门外还停了一辆劳斯莱斯,此外,院子里还有三个人。除了顾余笑外,另外两个人确实都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
  院子里放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有酒,有水果,还有一副纯金打造的国际象棋,顾余笑和洛闻正在下棋。院子另一侧,洛小老板正一个人悠闲地走来走去,像是在欣赏顾余笑的别墅。

  洛大老板生活起居都在晨影大厦,他平日里更是很少离开晨影大厦。他会从上海跑到杭州来找顾余笑下棋?而且连洛小老板也跟过来了。这确实让人意外,这确实让小徐哥意想不到。

  小徐哥下了车,洛闻转过了头,看着小徐哥,笑着道:“真巧,我们竟然在顾余笑的家里又见面了。”

  小徐哥道:“实在太巧了,我做梦也想不到,洛大老板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还是在下棋。”

  洛闻笑着道:“下棋只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一项业余活动。如果小徐哥能猜到我来这里的真实目的,那我倒愿意请小徐哥以后到晨影酒吧免费喝几杯。反正我知道,小徐哥以后还是会经常来晨影酒吧的。”

  小徐哥道:“你怎么不说把上次骗我的钱还给我?请我喝几杯你又用不着花钱。”

  洛闻皱着眉道:“你这话说得太让人遗憾了,也太伤感情了。你来晨影酒吧喝东西后付钱,天经地义,怎么能说是骗你的钱呢?而且晨影酒吧有个规矩你或许不知道,我一向不大喜欢来晨影酒吧里却不点东西喝的人,所以通常要见到我前,必须要先喝点东西。所以如果以后你要来见我,多多少少还是要喝点东西的。今天的免费机会,你可要好好把握了。”

  小徐哥两手交叉着,想了片刻,道:“我猜,你是来向顾余笑买消息的。”

  洛闻笑着道:“你肯定吗?”

  “等等。”小徐哥又想了想,他把目光望向了顾余笑,希望他能来一点暗示。顾余笑看着小徐哥,会心一笑。小徐哥马上笑着冲洛闻道:“绝对肯定!”

  洛闻道:“抱歉,恰好相反,我是来卖消息。”

  小徐哥惊讶地合不上嘴,指着顾余笑,骂道:“你刚刚对着我笑个屁啊!”

  顾余笑显得无辜地道:“我见你看着我的表情,忍不住笑了出来了。”

  小徐哥真是要被他活活气死了。

  洛闻看着小徐哥,道:“抱歉,你还是输了。欢迎以后常来晨影酒吧消费。我们也该走了,你们接着聊吧。”

  说着,洛闻合上了纯金棋盘,招呼了一声洛小老板,一起离开了别墅,上了车。司机启动车子,车子很快开走了。

  洛闻的劳斯莱斯开出顾余笑的别墅后,马上就出现了八辆黑色轿车,前前后后包住了劳斯莱斯,九辆车共同前进。这些车是洛大老板的私人保安。

  洛大老板并不会经常出门,但洛大老板出门时的排场一向很大,不过这也是必须的准备。

  虽然每天有大大小小、数不清的消息通过晨影公司进行交易,但这些参与交易的人里,没几个会认为洛大老板脾气好。可别人也仅仅只是讨厌洛闻的脾气,却少不了洛闻的存在。如果没有洛闻,根本不会出现这么一个井然有序的消息交易市场,消息交易将变成一潭死水,而且私下的交易也会相当混乱,消息真假难辨。

  洛闻通过他的公司,将消息交易变成了一个市场,一个井然有序的交易市场。这自然会得罪很大一批人,一批不希望消息泄露的人。但却从没有一个人敢对洛闻怎么样。正是因为洛闻出入的排场很大,所以即使有人敢对洛闻怎么样,也没办法对洛闻怎么样。洛大老板永远是洛大老板。

  车里,洛小老板看着洛闻,好奇地问:“哥,你很少会亲自跑出去谈生意的,为什么你两次都亲自跑到杭州,来找顾余笑?”

  洛闻笑了起来,反问道:“你也从来不会跟着我出去谈生意,为什么这两次你也都来了?”

  洛小老板道:“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个跟夏远一样传奇的人到底是什么样。”

  洛闻道:“现在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洛小老板道:“顾余笑好象特别喜欢笑。”

  洛闻笑着道:“所以他叫顾余笑。”

  洛小老板道:“那你对顾余笑有什么感觉?”

  洛闻道:“我觉得顾余笑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。”

  洛小老板笑道:“难道他比你还有魅力吗?”

  洛闻道:“夏远讲过,顾余笑是他最有默契的朋友,顾余笑在分析处理问题能力上的智慧,一点也不比夏远差。夏远的聪明,像剑;顾余笑的智慧,像水。他不是那种能让人觉得他很聪明的人,他比夏远要内敛得多。而且顾余笑是个特别值得交的朋友,夏远也说,认识顾余笑这样的朋友是一大幸运。顾余笑从不计较利益得失,他最大的魅力,在于做朋友的魅力。”

  洛小老板道:“很少听你这么夸别人的。”

  洛闻笑着道:“那是因为我想交顾余笑这个朋友。”

  洛小老板惊讶道:“你也会想去交朋友?”

  洛闻淡淡地道:“顾余笑的魅力,在于任何人见了他,都愿意和他做朋友。”

  洛小老板道:“我以为让你选择,你一定会选择夏远这样的人做朋友呢。”

  洛闻道:“要是夏远做了你朋友,你得一天到晚小心提防着,怕被他耍。”

  洛小老板道:“那你说夏远究竟是为什么失踪了?她太太的失踪和他失踪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洛闻摇摇头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洛小老板道:“那顾余笑究竟知不知道?”

  洛闻道:“鬼知道。”

  小徐哥点起一支烟,叹了口气,看着顾余笑,怒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这随随便便一个笑,笑走了我多少钱!”

  顾余笑给小徐哥倒了杯茶,道:“如果你想在纳兰大酒店白吃白住就直接说吧,何必每次都找不一样的借口呢?”

  小徐哥突然转怒为笑,道:“我们是好朋友嘛。”

  顾余笑苦笑道:“夏远也常说这句话,只是他比你还狠,他每次连理由都不找一个,每次都说‘朋友之间莫谈钱’。结果他住完了,就真的没再提半个‘钱’字,直接回上海了。看来,开酒店的人如果想赚钱,就不能有朋友啊。”

  小徐哥笑了起来,又道:“刚才洛闻说他是来卖消息给你的,你跟他买了什么消息?

本站所有文章、数据、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。

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。邮箱:

标签: 深圳资讯
会员头像

admin

不要迷恋哥,哥只是个传说

文章详情页底部广告